DTL铜铝端子
主页 > DTL铜铝端子 >

电台DJ村上春树与听众——聊音乐谈人生

发布日期:2021-10-15 20:22   来源:未知   阅读:

  日本《东京新闻》10月3日发表题为《聊音乐、谈人生村上调频开播三周年》的文章。文章讲述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主持一档电台节目,听众可以在节目中领略他在文学之外的深厚造诣。

  文章称,东京广播电台有一档名为“村上调频”的节目,每月最后一个周日的晚上7点播出。著名作家村上春树会在节目中聊聊音乐,有时也会和听众互动。对于很少出现在媒体上的村上来说,能够坚持主持一档广播节目实属例外,开播至今已有三年时间。

  “晚上好,我是村上春树。”每期节目都以相同的问候语开场,声音低沉但洪亮。

  文章称,在一个小时的节目中,村上会从他收藏的1.2万张唱片中,根据不同主题挑选当天要播放的曲目。在已经播放的28期节目中,有些主题是他本人确定的,比如“秋日爵士乐大吟酿”“五分钟就能听完的古典音乐”,有时候也会介绍一些小众音乐,或是名曲的改编版本。听众从中可以一窥村上的兴趣世界,领略他在文学之外的深厚造诣。

  “这首曲子我最初听到时”每当这句话出现,就是需要重点收听的地方了。“不知不觉仿佛进入了平行世界。”节目制作人增山丽央模仿村上作品的语言习惯解释着这档节目的魅力所在。“主题源源不断地涌入脑海,做多少期都不是问题,他对音乐有独到的见解,亲自翻译歌词给大家听。记忆力超群,会告诉我们是在自己人生的什么情境下听到的这首曲子。”总监制延江浩是这么评价电台DJ村上的。

  延江最初是在2018年1月从朋友那里听说村上春树将参与广播节目。延江一开始根本不信,但到了4月确定村上会来电台做节目,甚至开始搭建演播室。

  对于村上来说,广播电台更像是他开启音乐历程的起点。还在念高中的时候,村上就热衷于收听关西广播电台的电话点播节目。据说,多次出现在村上作品中的Beach boys和披头士乐队就是在那会听说的。

  延江推测:“和绘画不一样,仅仅依靠语言,一对一地交流,这一点小说和广播很类似。他可能认为自己和广播节目很合拍。”

  第一期节目是按照独立成篇的特别节目制作的,于2018年8月播出。之前都是偶数月播出,中间也有过几次现场直播和跨年直播,从今年4月开始正式改为每月播出。

  录音的当天,村上都会提着一个装满唱片的购物袋,一个人来电台,没有其他助手陪同。据增山说,有时,村上也会把下次节目要用到的唱片都拿过来,很多是他从二手店淘来的。看得出来他对这个节目充满热情。

  可能也有疫情的原因。延江认为,由于很难出远门,似乎有了更多时间投入在做节目上。“村上先生对听众说,各位收听这个节目就好像去村上家玩了一趟。”三年过去了,现在这档节目对于村上来说就像是家一样的存在。

  在村上的作品中,唱片、车载音响、店内流淌的背景音乐令人印象深刻。在他本人的音乐历程中,广播节目也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1979年出版的处女作《且听风吟》中,暑假从东京休假回乡的“我”突然接到当地广播电台DJ打来的电话。“我”听到了高中时代一名同年级女生为“我”点的歌,于是“我”开始寻找女生居住的地点。广播节目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

  三部曲长篇小说《奇鸟行状录》的开篇,主人公就是一边听着收音机中播放的《贼鹊》序曲,一边煮意大利面吃。音乐在这里发挥的作用就是将读者从日常生活引入迷宫一般的隐喻世界。

  在《舞!舞!舞!》和《1Q84》中,出现了一档名为“为您倾情呈献巴洛克音乐”的虚构的广播节目。虽然两部作品在故事情节上并没有关联,但有一个共同点澳门六合免费资大全,就是都安排了主人公在鱼水之欢后的翌日清晨收听这档广播节目。

  据延江说,2015年时就有粉丝提议村上参加广播节目,但得到的回复是“目前没有这样的安排”。当时,村上还开玩笑说“你们不会是让我们模仿JET STREAM(东京广播电台的一档节目)吧”,没想到竟然说的是真心话。

  另有日本《读卖新闻》9月28日发表题为《村上春树的时代共鸣》的文章,文章指出,长期被外界评价为“超然物外”的作家村上春树如今意外地开始就当今时代热点问题耿直发言了。

  文章称,10月1日,位于早稻田大学校内、收藏作家村上春树的著作和相关资料的早稻田大学国际文学馆(村上春树图书馆)正式对外开放。在9月22日举行的记者会上,村上先生谈到了自己创作《挪威的森林》等作品的时代背景,同时也表达了对饱受新冠疫情之苦的年轻人的共情。

  当天村上身穿藏青色外套,内搭黄色T恤。即便和大学里的头面人物同台,也不改一贯的休闲风格。

  文章称,村上的代表作《挪威的森林》是以特定时代为背景的恋爱小说,但并未以运动本身作为创作主题。之后,村上也一直与政治保持距离,长期被外界评价为“超然物外”的作家。如今,这位作家意外地开始就当今时代热点问题耿直发言了。

  对于他自己献给文学馆的寄语“讲故事、抒心意”,村上开玩笑说想出这句线分钟”。他认为:“不仅仅是小说家,只要是人,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如果不能把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当成故事,也很难活得顺利。今天的年轻人能够就自己的未来创作出一个积极的故事吗?在新冠疫情制造的惨剧中,他们似乎只拥有一个晦暗的前景。”表达了对当代年轻人所处困境的思考。

  “我们年轻的时候有这样一种模糊的共同认知,只要努力、肯干,世界就会拥有美好的未来。这种乐观的世界观或者说理想主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但无论什么时候,在这个世界上,理想都应当存在,给出一个好故事范本就是小说家的任务。”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2日,日本东京,作家村上春树在新闻发布会中。视觉中国